【魔法師與無頭騎士】第二十七章:彼之王



- King Lione & Ranunculus The Wizard -


  他第一次見到王子時,還只是個小孩子。

  他知道,人類的壽命與他這一族不同,即使出生年相近,但當人類正值少壯之時,他卻仍只是個孩童,就如同人類與其所飼養的獵犬一般,獵犬終其一生恐怕都認為人類就像不老不死的妖怪,同樣的,人類看待他這一族的眼光或許也相差不遠。

  當時,那傢伙還只是個年輕王子,但雖說年輕,也已到了娶妻的年紀,不過,他倒是看不出這位王子有任何娶妻生子的意願,大臣們總說,王子還像個孩子般貪玩,對男女之事好像還一點概念也沒有。

  和其他人類不同,這位王子經常前來拜訪非人的國度,這是因為王子與地底之國的統治者熟識的緣故;據說,王子曾在狩獵時遇見一頭美麗的野鹿,誤打誤撞地隨著鹿來到了地底,並巧合地結識了那位統治者,自此成為好友。

  這美麗的故事就這麼流傳著,但他很清楚,他那位統治者兄長才不可能隨便讓什麼人「巧合地」闖進來,一般人要是沒有開啟精靈國度的鑰匙,根本就無法踏入這裡一步,這故事從頭到尾都只是個包裝甜美糖衣的謊言,打從一開始,那位人類王子就是被設計的,身為地底國度親王的他可清楚得很。

  雖身為親王,但他和兄長的年紀相差甚遠,從他有記憶以來,兄長就已是地底之國的統治者了,而且一直都是如此年輕俊美。

  兄長與他的關係不算好,但也不算壞,在他的印象中,兄長總是面無表情、沉默寡言,而且一直都專注地忙於國事,邊境那些惡精的進犯事件時有所聞,而這始終讓兄長十分困擾。

  但自從和人類交上朋友後,兄長的表情就變得柔和許多,偶爾也能在他臉上見到笑容。

  起先,他就和所有人一樣,以為這對兄長來說是有益的交際,然而他很快就察覺當中有異,而且除了他之外,其他人都絲毫未覺。

  在他們這一族當中,有些法力特別強大的存在能夠選擇自己的化身,並自由藉由不同樣貌穿梭於此世與彼世之間。

  他曾在月亮高掛的夜晚,見過一頭野鹿悄悄從林中遁入城牆之內,而當他跟隨野鹿蹤跡來到宮苑中庭,卻只見到他的兄長獨自佇立在中庭裡。

  他相信那頭鹿引領人類王子來到這個國度並非巧合,因為那頭鹿就是地底世界統治者的化身。

  漸漸地,他發現他能夠從兄長的笑容中,辨識出一絲不懷好意的暗影,每一次當那位王子來到地底時,兄長總會藉故耽擱他離去的時間,將他能留在人類世界的時間一點一點奪走。

  他不知道兄長為什麼要這麼做,人類的壽命已經極其短暫,待在精靈國度的時間越長,距離死亡的時刻就會變得更近,若不施法讓時間暫時停止,只怕不過是待在這裡幾個時辰,一旦回到人間便已是數百年過去了。

  有一次,他試著想問兄長原因,於是在一個下午來到兄長的書房,那天,兄長並不在書房裡,然而眼前的景象卻令他震懾不已,滿地皆是散亂的書卷、牛皮紙張,許多待批的文件堆積如山,上面還積著一層厚厚的灰塵,滿室瀰漫著腐敗的惡臭,這怎麼會是那個他所認識的精靈之王?他所知道的兄長,絕不會放任自己荒廢國事到這個程度。

  他幾乎是奪門而逃,再也不敢踏進這裡一步。

  精靈之王已經瘋了。

  儘管表面上看來,精靈之王沒有什麼改變,但他不再踏進書房,也不再提起邊境進犯的事了,好像那些都跟他無關似地,整個國度維持著虛假的歡樂,那些向統治者提出諫言的大臣都消失了,儘管統治者仍會親自接待他來自人類世界的友人,但平常的時間裡,根本沒有人知道他人在哪裡。

  這一切全是那個人類造成的,如果不是因為人類來了,我們的王怎麼會變成這樣呢?

  身為親王的他儘管年紀尚小,但身邊已有些隱隱約約的聲音,要推翻日漸瘋狂的王,改立親王繼位。

  不是這樣的!他在心中尖叫著。這一切不是那個人類的錯!打從一開始,就是兄長引誘那個人類來到這裡的!

  無論如何,他必須趕走那個人類,只要那個人類不再來到這裡,只要兄長再也見不到他,也許兄長就能停止這種病態的執迷,將注意力拉回到他原本應該關注的事情上。

  他知道兄長的心底深處還是愛著子民的,只要那個人類能夠永遠離開,那麼兄長就一定能夠恢復正常,精靈國度的一切又會和往昔一樣美好。



  約定之日,奧康尼王子騎著白色的駿馬,走在那條前往精靈國度的小徑上。

  走著走著,在這向來無人的小徑上,他卻看見了一個少女坐在路旁,扶著腳踝,好像不能走動的樣子。

  他下了馬,向少女探問,這才發現少女的腳上劃出了一道口子,血流不止,雖看來沒有傷及筋骨,但也是得立即處理的傷勢。

  他將少女抱上馬,載著她掉頭回宮,替她處理傷勢。

  少女的名字是史塔芬妮。

  她是奧康尼平生所見過最美的女子。

  在那之後,少女成為了王子妃,並在若干年後成為了王后。

  史塔芬妮不喜歡奧康尼與精靈來往,於是奧康尼後來也漸漸不再去地底國度了。

  奧康尼不知道的是,當他在那條小徑上遇見她之前,她已在山林中失蹤了好一陣子。

  事實上,她在山中迷途的第二天,就失足摔下懸崖,跌斷了脖子,當場死亡。

  當她再回來的時候,個性和談吐都變得像另一個人,也沒有過去的記憶,但因為她很快就入宮成為了王子妃,她的家人們也沒有察覺這中間有什麼奇怪。

  對奧康尼來說,她就是個來自村里的平凡女子,只是有時候,他會有種奇怪的感覺,覺得她似乎比他自己還要了解他,彷彿她早已認識他許久。

  儘管史塔芬妮是獨生女,但她有時卻會說,她有個兄長,只是從很久以前她的兄長就已經和她不在同一個世界了。

  史塔芬妮對於精靈國度的一切感到畏懼,她總是害怕奧康尼提及他的精靈朋友,並頻頻告誡他千萬不可以再到地底王國去。

  然而奧康尼仍然掛念他的精靈友人,儘管他不再前去拜訪地底王國。

  後來,在一場遠征中,原本處於劣勢的王國軍竟因一場突如其來的風暴而大獲全勝,有如神助,在班師回朝前夜,那位精靈友人竟出現在他夢中,對他說道:

  「這次我幫了你,吾友,一年後當我身陷於惡精圍攻時,請你務必要前來相助。」

  奧康尼知道這夢要是告訴史塔芬妮,她肯定又會陷入恐慌之中,於是他決定什麼也不說,並在一年後帶著軍隊準時赴約,前往精靈的國度。

  奧康尼不知道他將會一去不回。

  也不知道他的王后將會為此多麼心碎。

  他們說,王后的淚水流成了河,蜿蜒地流在奧康尼王失蹤的山裡,每日每夜迴盪著哀傷的嘆息。

  在那之後,奧康尼王的宮殿很快衰敗了,沒有人知道王室成員們去了哪裡,漸漸地,也不再有人記得奧康尼王的名字。

  有人說,曾見過身著白衣的女子出現在山林中,那是前朝王后的身影,她是無名之王的妻子,至今仍在山中徘徊,尋找著她失蹤的王。

  許多年過去了,王后鬼魅的傳說也逐漸被人淡忘,後來,只剩一些片斷的鬧鬼傳聞仍流傳在這座山上,隨著林中呼嘯而過的風聲被人們拋在腦後。

  在一個晴朗的午後,陽光透過樹葉間的縫隙照射下來,金黃色的光芒灑在山崖下,將鋪滿落葉的草地映得閃閃發亮。

  一個五歲的男孩靜靜地趴在那裡,頭和脖子歪曲成極不自然的角度,死了。

  他的祖母仍在附近找尋他,絲毫不知他已死去,他躺在山崖下的暗影裡,陽光還沒有令他的屍體腐敗,他在不久前才摔下來,當場死亡,身體仍有餘溫。

  不遠處的河川潺潺流著,風從林間吹過,樹葉沙沙作響,過了好一會兒才靜止下來。

  屍體的手指動了動,然後慢慢地爬了起來,脖子轉得喀喀作響,費了一番功夫才讓頭回到正確的位置。

  男孩眨了眨眼,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四周。

  他已經想不起來上一次這樣盜取人類的身體是什麼時候的事了。

  他站起身來,拍了拍身上的落葉,走到河邊將臉上的血跡洗掉,就好像從來沒有摔斷過脖子似的。

  這種事很常見,人類在進入山林失蹤後,忽然變成完全不同個性的人回來,這是精靈一族常用的伎倆,為的就是能夠成為人類,到人類的世界裡生活。

  他盯著水面上自己的臉,想著自己為什麼要這麼做。

  「奈特!」

  一個老婦的聲音從身後傳來,他遲疑了一會兒,然後轉過頭去。

  「奈特!你真急死我了!誰叫你這樣到處亂跑的!」老婦氣急敗壞地從林中走來。「你不知道這樣會讓奶奶擔心嗎!」

  男孩靜靜地看了她一下,然後說道:「對不起,奶奶。」

  「真是……沒事就好!跟奶奶回去吧。」

  老婦牽著他,離開了河邊。

  他跟著老婦走著,但卻回過頭來,最後一眼望向那條河。

  那就是他曾經哭盡所有淚水所化成的河。

  那就是曾流過奧康尼的王國,並流入地底國度,連接起此世與彼世的河。

  他慢慢閉上眼睛,然後睜開。

  周邊一片黑暗,腳下仍是冰涼的石床,河水潺潺流瀉過他身邊,水面上泛著藍色的冷光。

  所有的記憶都隨著河水浮現而出,歷歷在目,他終於想起了他是誰,也終於知道自己為何在這裡。

  為何他要放棄地底國度的一切,歷經無數歲月和輪迴來到這裡?

  為了地底王國能夠延續?為了讓兄長能夠對奧康尼死心?

  為了梅瑟爾人能夠活下去?為了別讓魔王厄爾金毀滅這個世界?

  為了身為第十九分局成員的榮耀?為了將壞魔法師逮捕歸案?

  伊溫‧牙琳斯在藍色的魔法之流中抬起頭來。

  「果然怎麼想都是為了追那傢伙啊。」

  他朝幽暗的天際伸出手,霎時間數道光流便從水面隨之竄出,圍繞著他的手臂。

  他開口想唸出咒語,但腦中卻忽然一片空白,遍尋不出一道能用的咒文。

  他苦笑著搖搖頭。

  也罷,反正咒文什麼的已經不需要了。

  「奧康尼‧厄爾金‧亞利基諾‧赫恩‧金‧赫爾‧亞德利安‧荒橫士之主‧橡木林之王‧雷電與毀滅領主‧初始的魔法師──」

  他停頓了片刻,用古語誦唸出那人的真名。

  「──我來見你了,吾王。」他說。

  他將數十道藍色光流發射出去,將整片黑暗的天空都染上極亮的藍,而天空在碰觸到那些光流時,就像是被融解般地化開,將天空捅出了一個大洞。

  藍色的河流發狂般地噴出一道光柱,將伊溫的身體往上送,直到接近天空的破洞。

  伊溫朝洞外伸出手,他知道這會讓那傢伙痛死,但他一點也不在乎。



  雲特砍中了赫拉的背部,但刺得不夠深,幾乎就在砍中他的那一刻,雲特就知道這絕非致命一擊。

  然後他看見一道紫光襲上他眼前,接著他就連人帶劍飛了出去,掉到樹叢裡,昏厥過去。

  即使只是輕傷,受到這種物理攻擊仍令赫拉怒不可遏,他立刻往下飛,想徹底殺死雲特,但卻忽然感覺到某種東西貫穿了他,而且很接近胸口的位置。

  他低頭一看,只見從自己的胸口穿出了一只手臂,而且還隱隱泛著藍光。

  一陣椎心刺骨的劇痛襲來,他尖叫出聲,從半空中掉了下來,周圍保護著他的鬼火骷髏也黯淡了下來,骨碌碌地滾到地上。

  紫色的魔法能量變得越來越暗,赫拉倒在地上,全身逐漸被藍色的魔法能量淹沒,從他的胸口中不斷流出像水一樣的藍光物質,某種力量正從內部撕裂著他,他狼狽地抽搐著,全然失去了抵禦能力,不論是誰,這時都能走上前來一刀給他個痛快。

  藍色的魔法能量從他體內大量地倒出來,他像個被掏空的填充布偶那樣癱在地上,而伊溫從他胸前的缺口中爬了出來,就像是一隻蛻完蛹殼的蝴蝶。

  伊溫拍了拍那身法衣,站起身來,斜眼睨著倒在地上的赫拉。

  赫拉的魔法能量變得極其微弱,看起來虛弱不堪,但伊溫知道,他是個不死的魔王,無論如何,赫拉都不會死去。

  他只會靜靜地蓄積能量,等到幾十年、幾百年、幾千年後的某個時刻,突然出現,然後再次對這個世界造成威脅。

  沒有人能夠殺死這個可憐的怪物。

  伊溫望著他,想著第一次見到他的光景。

  那時,他還是個精靈國度的小鬼頭,他的哥哥伊沃‧席恩,是地底王國有史以來最傑出的統治者。

  奧康尼總叫他哥哥西昂,因為用當時的人類語言稱呼其名,聽起來就像那樣。

  然後,他為了阻止奧康尼繼續和席恩見面,而奪取了一個名叫史塔芬妮的少女之軀,來到奧康尼的面前。

  那時的他其實還算是個孩子,所以沒有察覺自己這麼做的真正動機。

  他一直都仰慕著奧康尼。

  他總算明白了,不論轉移、輪迴到哪個軀體、不論時代如何更迭,自己都總追著魔王的原因。

  打從一開始,他就根本不在乎地底王國的死活,他不在乎梅瑟爾人,也不在乎這個世界,更不在乎什麼要將惡徒繩之以法的責任。

  他只是想將他的王從哥哥那裡奪走,因為那是──

  「吾王。」他輕聲喚道,並在虛弱的赫拉身旁蹲下。

  赫拉對這稱呼似乎有些茫然,他抬起那雙已經失去光芒的眼睛,奇怪地望著面前的伊溫。

  「您還記得……您的史塔芬妮嗎?」伊溫問道。

  「史塔……芬妮……?」

  魔王喃喃唸出這名字,此時,他看來像是一下子衰老了數十歲。

  伊溫伸出手,將魔王擁入懷中。

  「我總算又回到你身邊了,吾王。」

  衰老的魔王在他懷中動了一下,伊溫不知道他到底有沒有想起他,但那已經不再重要了。

  「把他交給我吧。」一個陌生的聲音在幽暗的森林中響起。

  伊溫抬起頭來,看見一個從未見過的男子站在面前,男子身上穿著不合時宜的排釦古裝大衣,長長的紅髮結成髮辮從一邊肩上垂下來。

  伊溫沒有問他是誰,反正他也不在意了。

  「你殺不死他的。」伊溫說道,並微弱地扯了扯嘴角。

  「我知道。」男人回答。

  伊溫放開手,讓那男人俯身靠近他懷中的魔王。

  然後他看見那男人張開嘴,露出一口森然獠牙,咬斷了魔王的喉嚨。



  「我記得,你從來沒有說過喜歡我呢,勇者大大。」

  詩人這麼說道,並撥動了一下手中的里拉琴,但坐在他身旁的無頭騎士並沒有什麼明顯的反應。

  他們此刻仍待在森林的另一頭,圓球體的結界圍繞在他們周圍,寂靜的森林裡連蟲鳴也聽不見。

  「那,要不要現在說說看?我們都這麼久沒見了。」詩人問道。

  無頭騎士仍抱著膝蓋坐著,沒有反應。

  「你不要裝傻喔,我知道你還是有辦法說話,用意念說。」

  然而無頭騎士沒有理他。

  「啊,我知道了,你在害羞對不對?」詩人用手肘推了推他。「真是的,都認識那麼久了,還害羞什麼?你就說一下嘛,又不會怎麼樣。」

  詩人等了一會兒,無頭騎士仍沒反應,於是便沒趣地站起身來,抱著里拉琴走到一邊去。

  「我覺得那兩個阿呆死定了,」他直視著前方說道:「好吧,反正世界就要毀滅了,你說不說大概也無所謂了。」

  然後他轉過頭來,發現無頭騎士不知何時已站在他身後。

  「你還是一樣那麼幼稚,老愛嚇人,明明就知道嚇不到我。」詩人說道,並輕撫騎士的甲冑,替他整好掛在肩上的紅色圍巾。「算了,只要知道在世界毀滅的時候,你在我身邊,那就夠了。」

  正當他想將手收回來時,卻發現有人執住了它。

  「不說的話,你就不會知道嗎?」

  詩人抬起頭來,這時,一道風忽地吹過林間,吹亂了他的頭髮,也吹起他垂在身後的長長披巾。

  風刺痛了他的雙目,但他沒有眨眼。

  那執著他的手只在一瞬間便化為枯朽,風吹散了那原本立於他面前的身影,一段段的白骨嘩啦啦地落到地上,摔成了碎片,他急忙伸出手,想抓住一點什麼,卻只抓住了那條垂落的紅色長圍巾,護甲匡啷啷地滾到一邊,皮套衣物則掉進滿地的枯骨齏粉上。

  風止歇下來,森林又回到一片死寂,僅留下詩人望著那已不復在的伊人。





- TBC -





【附記+碎碎唸】

先PO文!後記待補!YEE!好!我補了!

終於打完王啦!


這次的章節總算是把大部分的線收完了,結果伊溫根本真‧主角,整個故事完全是他與魔王的悲戀史詩阿,卡兒打醬油哭哭喔~然後勇者ㄉㄉ跟吟遊詩人這邊也是整個跨越千年的思念(什),吟遊詩人沉睡了N千年好不容易等到勇者ㄉㄉ復活了,但最後還是這樣結束,明明一開始這兩個只是搞笑漫畫裡面的角色而已,是在淒美什麼辣QQQQQQQ

雖然很悲戀,但我覺得這樣也是挺好的(?),誰規定搞笑角色就一定會搞笑收場呢?而且我身為腐女總是會喜歡一些淒美相愛相殺虐cry的故事,所以我覺得偶爾還是得寫寫這樣的東西,但基本上我還是不太希望成為虐讀者的人啦,因此之後會再試著把這系列的便當都凹回來,雖然我覺得我好像每話後記都這樣講。

本章神奇地順手解釋了一些之前的謎團,例如上一章伊溫所處的異空間突然從海水變河水,原來是因為他前世是精靈變成的王后,由於老公失蹤了,王后就變成了望夫河(什),這個望夫河的設定,也算是致敬赫拉王的原始傳說,在12世紀作家瓦爾特‧梅普(Walter Map)的記載中,赫拉王(Herla King)的鬼魂與他的百鬼夜行死靈軍隊最後沉沒在威河裡,此後沒人再見過這群鬼,我覺得伊溫的記憶與靈魂是一條河的意象也恰好可以對應這個哏,總之最後赫拉魔王就是要被一條河給收掉就對了。

至於伊溫的魔法能量顏色跟E文森一樣都是藍色這點,這話也解釋到了,原來伊溫上輩子跟E文森是兄弟,這樣就很合理了,雖然兄弟倆為了搶一個男人賠上兩個王國外加世界毀滅危機,實在有夠欠揍就是了。

在第十九分局這個系列中,通常每個長篇會致敬一個童話或是什麼經典作品,像【零與遊戲】就是致敬小王子、【血色紅帽】致敬小紅帽、【瘋狂茶會】致敬愛麗絲夢遊仙境,只有第一作【BLOOD²】感覺比較沒致敬什麼東西,硬要說的話大概致敬聖經吧。

當然本作【魔法師與無頭騎士】也有致敬的東西,但可能比較看不出來,所以解釋一下,本作基本上就是致敬兩大西方神話同人霸主亞瑟王奧丁,因為是把兩個完全不同地方的神話梗綜合起來魔改,所以可能也因此比較看不粗乃到底在寫什麼挖溝。

而因為第十九分局世界觀是架空世界,所以可以虛構一個梅瑟嶺(地名)把這兩個南轅北轍的傳說mix在一起,不然事實上這兩個傳說真要照史料考究寫的話,他的地理位置應該是隔滿遠的。(毆)

一開始這個故事其實很簡單就只是想要致敬【斷頭谷】,但是我實在不喜歡華盛頓‧歐文的原作,因為原作的【斷頭谷】根本‧不是‧鬼故事,主角就是個被情敵裝神弄鬼捉弄的傢伙而已。(咦這樣簡述怎麼聽起來有點萌?)

比起【斷頭谷】,我更加喜歡的是艾弗‧諾伊斯的【攔路強盜】,這個就是貨真價實的鬼故事,而且還帶有很淒美又陰森的浪漫成分,所以我就想也許我可以把這兩個故事的意象mix在一起,看看會寫出什麼東西(?)

說到斷頭谷,大家馬上就會想到無頭騎士這個鬼,然而華盛頓‧歐文的原故事中,無頭騎士是人假扮的,並不是真的鬼,但艾弗‧諾伊斯的【攔路強盜】中,攔路強盜最後就真的變成了鬼(雖然他沒有斷頭),我很喜歡【攔路強盜】中那種淒美又陰魂不散的意象,所以就往這個方向找靈感,後來我查到了無頭騎士實際上的原出處是遍佈歐洲各地的鬼騎士傳說,這個鬼形象非常著名,以至於在美漫中也有個類似形象的Ghost Rider電影版很雷但我滿喜歡的。

而這個無頭鬼形象又可以追溯到中世紀的傳說Wild Hunt(本作中寫成荒橫士),就是很多鬼騎士聚集成一個死靈軍隊,不是只有一個無頭鬼而已,這個Wild Hunt傳說又奇妙地跟日本的百鬼夜行有些相似的地方,根據傳說,目睹到Wild Hunt的人都會死於非命,這個特點跟百鬼夜行是很像的。

傳說中,Wild Hunt通常會有一個領頭者,而這個領頭者根據不同地區會有不同身分,亞瑟王、奧丁、或是一些實際存在的歷史人物、甚至十字教的惡魔都是熱門人選,而這其中有很多人物是重疊的,或是──不同名,但可以追溯到同一個詞源。

像惡魔哈勒昆(Harlequin/Arlequin/Arlecchino)的詞源就跟古英語的赫拉王(Herla King)、德語的魔王(Erlkönig)有關聯,後者的詞源又可以連接到北歐神話的主神奧丁(Odin/Wōden),而瓦爾特‧梅普記載的赫拉王傳說,又和華盛頓‧歐文的另一篇小說【李伯大夢】類似(正確地說歐文搞不好有抄他),【李伯大夢】的故事來源很明顯是來自歐洲的古老傳說,而且不只歐洲,中國、日本都有相似的故事。

所以逛WIKI找梗找到後來,我就覺得靠,你們根本全部都同一個人吧。本來只是要寫無頭騎士的我,就這樣被這些若有似無而且民俗學教授看了絕對會想翻桌的共通點迷住了,我開始覺得這其中一定有一個很古老、逼近人類起源的形而上存在,而這個存在隨著歷史變遷被賦予了各種不同的名字和形象,像某種基因一樣存在於全人類的血液跟記憶裡。

但我不是民俗學專家,我只是個愛逛WIKI的二百五,而且我歷史一直都考得很爛有及格就不錯了,所以我不管在民俗學與歷史學家的觀點中,這個可能性成不成立,我只想把這個我個人腦補出來的神話脈絡放進第十九分局的世界觀裡,不管這個假設在現實中成不成立,在第十九分局的世界中,他就是那個世界觀裡確實的歷史,雖然這個歷史大量地參考了現實中的民俗傳說(毆),但第十九分局系列本來就是個有點類現實的世界觀,而且我致敬的那些故事作者都已經死幾百年了,所以我覺得沒問題。(喂)

而本作中的另一大重點,就是要把我小學沒完成的角色故事寫完,牙琳斯姊弟、約恩、奈特、跟魔王赫拉原型其實都是我小學創的角色,我想知道他們後來怎麼了,所以寫了這個故事,然後也想把以前同人E仙甲卡的怨念徹底宣洩完──雖然目前看來裡面的角色已經跟E甲徹底無關了(毆),寫一寫發現之前未完的自創漫畫【勇者物語】好像也可以順便在這個故事裡結局,就喇進來,喇、都喇!然後就變成這樣一部人物爆多便當也爆多的阿冥版冰與火之歌。

雖然我自認不算是一個喜愛史詩奇幻類型的讀者,但作為作者,有時候就是會想寫一些自己平常也不是特愛的類型,把它寫成我會喜歡的樣子,像是ABO,其實我沒有很愛(雖然ABO有我喜愛的男孕元素,但我經常被ABO的男孕雷到),平常我不一定會有興趣找這些故事來看,但我覺得它寫起來應該會有意思,我就會去寫;同樣的,我覺得【魔法師與無頭騎士】就是一個──其實對史詩奇幻苦手的我所寫的最接近史詩奇幻的故事。

我自己承認,我應該算是喜歡都會奇幻型故事的讀者,就是可以有一些超自然成分,但整體不能脫離現實太遠,可能是因為我從小看推理小說看大的,所以我不是很能接受一個有龍與劍與魔法的世界,因為我會一直覺得那種世界觀各種不方便,沒有電視跟網路,上個廁所就會被狼叼走,之類的。

雖然我會因為有喜歡的角色,而跑去看有龍與劍與魔法的故事(像是我小時候就為了傑洛士每個禮拜乖乖坐在電視前面等秀逗魔導士播出),但我從小就知道,這種世界觀完全不是我的菜。

當然後來我也有喜歡一些這種世界觀的作品,再加上朋友中有人很愛這味,我也就對這類型比較沒那麼抗拒,甚至會像現在這樣嘗試去寫John子,但【魔法師與無頭騎士】因為立基在第十九分局的都會奇幻基礎上,而且還有一點網遊成分,所以它其實也沒那麼像史詩奇幻,不過因為我覺得寫這故事完全是在為第十九分局的世界觀建構歷史脈絡,所以我覺得以我能寫出的程度來說,它也夠史詩了,因為它就是一個屬於這個世界觀的歷史故事。

雖說企圖寫一個我流派史詩會遇到的問題就是,這種故事可能會太硬,不好啃,就像我當年看艾西莫夫的基地系列也是要死要活(而且最後還是沒看完),雖然我也深刻反省了現在的寫作風格,並試圖找出修正方法,但某程度上,我也覺得第十九分局這系列會出現一個這樣的故事是必然,我之所以在本作減少BL情愛描寫的原因,就是因為我覺得我之前寫太多了(淦),我想試試看用完全正經不賣肉不惡搞的路線寫起來會是怎樣,所以這次就嘗試了一個大家可能沒辦法一下子就進入狀況,也可能要有點耐心才會逐漸喜歡上角色的路線,但當然也可能你看到現在還是沒找到你喜歡哪個角色,不過這故事也差不多快結束了你不如就看完吧。

之後我會試著找出讓大家不用撐那麼多章節才能喜歡上故事的寫法,雖然我不太肯定我找不找得到,如果無法在本作完結前找到,大家也不要太意外,我知道即使我還在寫,但很多以前會追我文的人已經棄追了,這事實儘管確實讓我玻璃心碎光(毆),但是,我有自信只要你肯看下去,你就一定能夠找到那個讓你撐到這裡的理由,也許是一個終於歷劫數十章得到的超大閃光彈,也許是你終於喜歡上哪個角色,又也許是你總算看到了這故事的藍色窗簾(?!),總之,我覺得你一定會找到喜歡的理由,至少,你都看到這了,如果現在才發現你討厭這故事也太晚了。(毆)

最後,照例工商時間:



▼ 本圖也將更新在 ▼
DeviantArt | Pixiv | Tumblr | Facebook | Patreon

✧ 取得高畫質版|本月期間限定 ✧
|| https://www.patreon.com/posts/5781726 ||

(贊助金額與檔案皆於下個月初收取&寄出)

✧ 歷期獎勵賣場 ✧
|| https://gumroad.com/mincelot ||

(本期獎勵將於兩個月後新增至賣場)

這張畫的是勇者ㄉㄉ當年被赫拉打死後,葬禮的場景,雖然勇ㄉ他自己本傳的故事過於不正經,所以可能大家看了這張還是會想笑,但我已經盡量把他畫得唯美了,還是覺得搞笑的話我就真的沒有辦法了。(爆)

留言

  1. 這張圖好乾淨,很純粹,我喜歡。看到這一章的前半部,我還以為是弟弟想要搶回哥哥,結果是NTR他老哥的人嗎?(我的理解應該....)

    回覆刪除
    回覆
    1. 謝謝////
      沒錯沒錯就是NTR(喂),因為弟弟是小孩子嘛,分不清楚自己的感情做蠢事是很正常的(是嗎#

      刪除
  2. 一開始看根本沒有想到勇者大大跟吟遊詩人會走到這步田地QQ
    看淒美向的餘韻就是難過,但還是好喜歡真的是自虐啊

    回覆刪除
    回覆
    1. 淒美向我愛QQ
      哎呀雖然說要讓勇ㄉ吐便當,不過其實我還沒想到能怎麼吐說(被打

      刪除

張貼留言

★ Blogger有時會誤把真人留言當成廣告擋掉,過很久我才會發現有留言,建議登入再留言比較不會被擋(つд⊂)

★ 因為Blogger擋太兇,所以現在設成只有兩週前的文章才會審核留言,新文章沒有審核制,先試營運一陣子看看,歡淫大家留言~ヽ(゚∀。)ノ

隨機文章(踩雷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