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Ides of March】三月十五日〈5〉




~ 本故事出自 ~
【業餘神偷萊佛士|The Amateur Cracksman】
|| 三月十五日|The Ides of March ||

原作:恩斯特‧威廉‧洪納(E. W. Hornung)
漫畫:冥斯洛(Mincelot)



▼ 本圖也更新在 ▼
DeviantArt | Pixiv | Tumblr | Facebook | Patreon

✧ 取得原畫質版|$5+贊助者限定 ✧
|| https://www.patreon.com/posts/5864157 ||


✧ 歷期獎勵賣場 ✧
|| https://gumroad.com/mincelot ||

(本期獎勵將於兩個月後新增至賣場)

因為畫技不穩乾脆一路顏藝到底的第五話(毆)

本次終於要借錢了,劇情總算有點進展(是嗎),這次覺得很奇妙的是,其實我在看原作這段時,並不覺得萊佛士的態度有那麼挫咧等的感覺,一個原因大概是原作中譯本的翻譯本身就是很充滿餘裕──這裡我一定要說,原作翻譯的鄭明萱女士真的是一個超棒超棒我覺得他超神的譯者,通順根本不足以形容他的譯筆,而是他翻得就是整個很信手捻來,感覺得出來國文底子超強,完全不會有一般翻譯那種讓人覺得這人是不是國文沒學好的感覺,讀起來就是非常非常舒服,但是他兩年前過世了我難過。

而另一個原因──應該也是主要的原因,就是十九世紀的英國人講話就那個調調,在畫這系列的時候我也找了原文來對照,其實鄭明萱女士的翻譯並不帶什麼個人詮釋(有些很自以為的翻譯會喜歡自己在語感上加油添醋,但他不會),很多地方看得出來原作就是那樣講話的,加上我自己看過一點點英劇的概念,的確可以想像得出畫面:兩個英國人臉上沒什麼太多表情,然後連珠帶砲飆一堆英國腔那樣。

所以原作這段借錢的敘述,實際上讀起來你並不會覺得他們兩個是顏藝的,尤其因為那時代英國人觀念是:表情跟反應太誇張會讓人覺得沒水準,所以像小兔寶跟萊佛士這種身分階級的人,不太可能會顏藝。

但實際上畫出來,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就變成這樣。(喂)

就其實這話的人物表情跟我看原作時想像的畫面完全不一樣,不過我也不覺得這樣畫不對,就是很訝異為什麼實際上畫出來是這樣。(你自己畫的是在訝異個屁)

然後前面說到原作翻譯很神,但畢竟中譯本的翻譯還是有版權的,所以畫這系列時我還是要自己翻成我流版,其實也覺得有點悲催,因為我不只想要推萊佛士的原作,我也很推【業餘神偷萊佛士】這本書的中譯版(不過續集的中譯版就不推了,續集不是鄭明萱女士翻的,而且還有翻錯的地方讓我整個想翻白眼),但是既然漫畫版我只能自己翻,就沒有辦法讓大家看小說的中譯版到底有多神了QQ

BTW,這次試著換了另一種手繪感比較強烈的筆刷來畫線稿,結果上色的時候邊緣很難填滿,有一好沒兩好,還好這系列我一開始就不打算畫成全彩,不然大概會塗色塗到死。

留言

隨機文章(踩雷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