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tory of Bishop】主教故事〈2〉※男孕慎+貴圈真亂後記



本期重點:漫畫家都是在畫自己。

前集回顧(現代篇)» [0-2] / [3]
前集回顧(古代篇)» [1]


✧ ✧ ✧







































✧ ✧ ✧


▼ 本系列也更新在 ▼
Patreon | DeviantArt | Tumblr | Pixiv | Facebook | Twitter | Instagram





✨ 點此贊助$1下載高畫質版&其他非公開作品 ✨





✧ ✧ ✧


以下是無聊作者個人三次元狗屎爛事後記,大概海鰻雷的,現在還來得及,大家塊陶阿~

上次GAY熬先打英文對白再翻成中文,結果就是忘記中文應該是直書了,排版變超怪,但是要重排的話圖有可能要重畫,只好作罷,這次才改回直書中文,上次的橫書就請大家當作沒看到吧。

本篇是上次說想畫的一些後續,可是實際畫出來才發現超恥,因為畫到一半又發現在畫自傳了!三小啦!而且路卡斯這角色又是不自覺抓了朋友來演,跟之前詛咒機構系列的薛利葛溫伊萊亞etc一樣,以至於我後來收到一些說想看路卡斯跟主教放閃後續的意見,都覺得很挫賽,因為這兩個不會有後續了,路卡斯實際上就是強者我朋友,怎麼會有後續,要後續就得搞百合了我才不要哩~~

總之我決定來正式條列出所有曾被我抓到故事裡面演的前友人跟現友人們,矮冬CARE前友人會不會北宋,反正前友人也不會來看我網誌了他們什麼都不知道,不過只以比較近年的故事為主,更久以前的故事或許也有當時的友人領銜主演,只是我現在想不起來而已,以下演員表(?)只列我現在想得起來的:

✨ 阿 冥 宇 宙 角 色 一 覽 表 ✨
(超自HIGH注意,請斟酌觀看以免毒發身亡)






[主教故事&純情女警俏男妓] 主教
[無以名狀的詛咒機構] 戴夫
[BLOOD SQUARE] 卡歐斯‧昆恩A.K.A但丁‧貝亞德
[七海的祕寶維特先生的煩惱] 萊納斯‧維特
[魔法師與無頭騎士勇者物語] 萊昂‧貝格維茲
[魔法師與無頭騎士] 卡各溫思&伊溫‧牙琳斯
[無人知曉的小紅帽故事] 法蘭索瓦‧堤莫利恩‧德‧舒瓦希



冥斯洛 飾




[主教故事] 布倫希爾德
[無以名狀的詛咒機構] 大衛‧薛利&葛溫‧布林赫
[魔法師與無頭騎士] 普魯托&英尼斯‧卡羅格藍



西米露 飾



[無以名狀的詛咒機構] 伊萊亞‧伯恩斯
[七海的祕寶] 威廉‧洛克伍
[無人知曉的小紅帽故事] 夏爾‧佩羅



殺人魔 飾



[無以名狀的詛咒機構] 花花A.K.A阿福



Mock Moon 飾
(A.K.A 阿腦)



[七海的祕寶] 勞倫斯‧霍普金斯



羅斯 飾



[主教故事] 路卡斯



侑斗 飾

豪久沒作表格= =都忘記語法要怎麼寫了,幸好網路上就有得複製;以上有些已經算前友人了,所以他們的自畫像我完全沒經過他們同意抓的,我什麼都不在乎了。

其他還有很多角色沒列出來,因為我覺得做圖很麻煩,這裡字面補充一下,阿腦還有一個角色是在【血色紅帽】這個故事裡,他應該是裡面那個叫約書亞的偽娘,因為故事中提到他有一個蜥蜴造型的戒指,這個部份是參考自我跟阿腦有一次逛街時湊錢買的路邊攤戒指,我當時帶的錢不夠,所以他借我買的,故事中那個戒指是被戴到卡歐斯手上,卡歐斯也是照我個性寫的,所以戒指不管是在二次元還是三次元都是在我家,把它寫進故事也許算是一種友情的證明,然而幾年前搬家後它已經不知去向了。

史黛拉也是我,因為史黛拉的紅色兜帽穿著是參考我實際有的衣服,戴眼鏡跟髮箍的造型也跟我國中時很像,史黛拉的年紀設定也是個JC,所以他很明顯是照JC時的我寫的;亞契跟雷恩的個性參考來源分別是我媽(RIP)跟我爸,大概美化了幾十倍有

而阿腦在國中跟我同校,所以我想史黛拉跟約書亞這兩個角色也許是我不自覺地將自己的國中時代投射進去。

此外,販夢者系列裡的海默爾與艾拉也是參考自我爸媽,所以【零與遊戲】裡的路易也是我,因為路易是艾拉的兒子,凡是照我媽(RIP)個性寫的角色,那他的小孩鐵定是照我寫的這沒有疑問。

但除了參考我本人及實際存在的人物之外,我想我的故事裡依然有不少角色是完全架空的,像史賓瑟、約瑟、吟遊詩人芮納、珍妮佛這些角色應該都沒有特別參考到誰,這幾個角色有個特徵是,他們完全是毫無理由就倒貼主角的,現實中不可能有這種人,所以我推測他們很可能純粹出於肥宅油腐的妄想,就像輕小說裡的天降美少女那樣,明明條件很好卻無緣無故倒貼什麼長處也沒的無用主角,簡單說這些角色是屬於無個性自慰套的類型。

這樣條列也可以很清楚看得出來,參考不同人的角色氣質是不太一樣的,像殺人那欄就有兩個戴單片眼鏡的角色,是屬於外表看似知性,內心卻(略)的類型;西米那欄的角色則普遍有種鬼靈精邪氣感;阿腦是魁梧的外表+幼女的內心,雖然我沒貼他的自畫像而是他的貓貓布偶,但那隻貓貓的下垂眼長得跟他很像,你把那隻等寬放大成171公分再戴長直假髮就是他的樣子;羅斯那欄你可以看得出來跟他自畫像根本就長得一樣;侑斗雖然不是自畫像而是用線上頭像生成器做的,但路卡斯跟他擺在一起看起來也很像是同類型的人。

至於我自己那欄,我自己說不太上來,但那裡面的角色你看也知道都是同類型的,如果你看圖看不粗乃,可以點連結去看故事,基本上裡面的角色都是變態就對了,我前一篇網誌有貼我自己的照片,不過有用美顏app上裝甲,跟泡麵的封面圖一樣純屬參考。

不只是我,其他創作的人也一樣,大家都是在畫自己或寫自己,沒有例外,如果有人說他不是,那他只是沒自覺而已;例如有某知名言小作家老是寫小三上位的故事,事隔五十年被出書爆料原來他自己就是人家的小三;所以二次元並不是大家所想像的那樣充滿美好,二次元就是三次元的變體版,創作是不能脫離現實而獨立存在的,任何在二次元看起來很浪漫美好的事物,實際上就是包裝過後的三次元狗屎爛事,不管看來再甜美都一樣。

我要爆料,上次講的那個有大大被粉絲拋棄的故事,實際上就是西米,我懶得再用什麼友人ABCD的方式來代稱了,反正這種半調子的匿名處理沒什麼意義;總之就是因為他當年的閃閃眼小粉絲翅膀硬了,飛出國發展,再也不用巴他大腿了,於是西米需要一個新的閃閃眼小粉絲來撫慰他受傷的心靈,於是就看上了我,他並不是真的有多喜歡我,而是我剛好是一個可以讓他取暖的同溫層而已。

當然我也有錯,我當時也太過軟弱,不自覺地在追求一個同溫層,而西米也是一個不會鞭策我、只會呼呼秀秀我的人,所以我跟他才會混在一起,但是這樣下去兩個人都不會進步的。

以前是因為還很崇拜他,希望用關愛的眼光讓他慢慢振作起來,上一個把他甩掉的朋友就是因為罵他不努力畫圖只會打機耍廢而鬧翻,所以我一直不太願意用這種說實話的方式對待他,因為我覺得逼他也沒用,要用鼓勵的方式讓他站起來阿,結果都鼓勵了好幾年還是這鳥樣,我就覺得算了,我再也不會對任何人愛的教育了,從今以後我只會有鐵血宰相模式而已。

西米會這麼喜歡打機,是因為他從小就打機,在他社交受到挫折時,他就會很本能的退化回去幼兒狀態整天打機,也就是說西米是一種很原始的小動物,他沒有進化成成年人類過,但因為他還有點自覺,所以他在網路上會盡可能裝出自己很行的樣,我現在對他這人的看法,就跟索爾對洛基的看法一樣:他是那種內心越害怕越沒把握,外表就裝得越有自信的人;當然──腐女會覺得這種角色很萌,但實際要像成年人一樣正經地展開一段關係是另外一回事。

我在這裡要給他最後的告誡,雖然他應該已經不會再來看我的網誌了,這個告誡就是:請好好創作,不要再沉迷打機了。不過我想從以前就有很多朋友這樣苦口婆心跟他說,而他也依然故我,所以我要加碼一堆爆料讓他不敢再玩──或至少沒臉發打機文;我知道他為什麼會沉迷魔男手遊,因為他喜歡的魔男就是當年那個把他甩掉的前友人化身,他創作的E仙就是那個朋友,而他喜歡梅露可物語裡的諾倫,就是因為諾倫長得像E仙,而E仙=他那個朋友,所以他整天說要肛魔男,是一種想要在二次元裡面永遠獨占那些朋友的行為。

因為被曾經的閃閃眼小粉絲甩掉,於是他就這樣沉迷梅露可物語沉了四年,這次被我甩不知道還要去玩別的手遊沉淪多久,所以我要直接把他的真正內心潛意識講出來,他那麼喜歡練角色練魔男,就是因為現實中的朋友都一個個變得比他強,各奔東西去了,只有手遊裡的電子牛郎看起來永遠都是那麼楚楚可憐,嗷嗷待哺,這會讓他母性大發,「這麼弱的小可憐沒有我他要怎麼辦呢?」,就是這種照顧慾大噴發的心理使他沉迷在電子牛郎的溫柔鄉裡,因為魔男要變強要升等都必須要靠他來農才行,長久下來就會讓他有一種「這些二次元老公需要我阿」的幻覺。

他唯一的救贖就是繼續創作、繼續變強,而且不能再創作那些前友人魔男為主的故事,因為他筆下的E仙是那個前友人,西奧則是我(雖然他不承認),這些魔男在現實中早就都把他甩掉了,所以不應該再執著於他們的幻影,我的建議,我認為西米可以畫一個個性跟他自己一模一樣的魔男當主角,然後把E仙跟西奧那些人都煎鯊,一定會大受歡淫,大家最喜歡看獵奇的東西了。

被朋友甩掉也是他坎貝爾漫畫斷尾的原因,因為整個坎貝爾大進擊就是他自己(坎貝爾)跟朋友(E仙)的放閃故事,坎貝爾踏上旅程是為了幫E仙找失散的兄弟,但E仙在現實中已經找到他的夢奇地了,坎貝爾當然就沒戲唱了;但我不認為西米的漫畫就得因此斷尾,西米應該畫真正由自己當主角的故事,因為只要展現自己的才能,努力成為一個值得受到喜愛與敬重的人,就會有新的朋友受到吸引,而只要繼續努力變強的話,總有一天會成為能夠與他人的崇拜相等的存在,因為自己也持續在精進,所以閃閃眼小粉絲要變得比你強就會有一定的困難度。

現在的西米是不值得讓我崇拜的,因為西米現在是完全停滯的狀態,沒有要為自己創作負責的想法,只會在魔男手遊裡追逐假的前友人跟假的我,但那些手遊角就只是電子牛郎,電子牛郎圖的是什麼,就是你的$$$而已,電子牛郎不會像我一樣跟你說真話,不會像我一樣希望你有一天振作起來變成真正的大大,如果你還有點智商,或有點羞恥心,知道別人都看得出你迷電子牛郎是因為在手遊裡尋找前友人跟前女友的替代品來自慰,就不要再混了,回去好好畫圖。

如果這裡有他的親友看到,麻煩以後看到他發打機噗就去婊他、逼他去畫圖,或是裝閃閃眼騙他說想看漫畫後續或新圖也可以,他會中計的;而如果他本人看到我這篇文,我要說的是,你可以不爽、可以不相信我、不承認以上說法,如果你要擺脫我散布的這種說法,那就拿出你的實力來證明,變成比我厲害的漫畫家,如果你還是只會暴怒、只會繼續沉迷打機,那你就完全是我說的那種人。

被說成這樣你可以覺得很過份,覺得受傷,但就算跌倒也是要撿點東西再爬起來,而不是就趴在地上什麼都不管了,我就是討厭自己過去竟然這麼縱容你也縱容自己,所以我不會再對你說好話了,閃閃眼兔寶冥模式已經被你消耗完了,而且是被你自己一手好牌玩到敗光的,你自己喜歡打梅露可的濤塔,竟然也有幻覺覺得自己可以像課長向け的濤塔一樣來考驗我,非洲玩家決定棄坑了,我不農這種糞game。

好爆料完回來繼續講我自己的主教故事,雖然看完這堆八卦後要大家看比較無聊的漫畫解說大概沒興致了,總之介紹一下新角,主教的妹妹:布倫希爾德


這個角色我實際畫出來後,就發現根本又是一個西米,不是說外型有多像,而是角色定位一樣,實際上的西米就是有這麼恐怖,就是因為西米,我才知道原來我真正的願望跟這篇的主教是一樣的,這篇基本上就是我的心裡話,對我這種邊緣航母油腐喪女來說,是沒有被當成女人看待的資格,所以我老是畫男孕,其實是因為我潛意識知道我不是美少女,我沒有辦法代入一個長得可愛又漂亮的女主角;但創作就是畫自己的故事,所以我筆下的主角都是不可愛的男人,但卻擁有全套的女性生理機能,而且他們都有共通點就是想交男朋友想結婚當人妻生小孩。

而經過二次元包裝美化後,就有了以上這篇漫畫,主教說他不可能當人妻,因為他是個男的,沒有能當成女人看待的資格,但他又因為妹妹的死開啟了他內心潘朵拉的盒子,所以他現在變成一個不人不鬼的樣子,他有女人本能生兒育女的慾望跟能力,但是沒有能讓男人當成理想妻子迎娶的條件,所以他就算遇到路卡斯這樣一個有能力有身份地位的理想對象,他也不能僭越身份去把路卡斯搶過來,因為路卡斯有正妻,而且從前一篇路卡斯與修士的對話可以得知,路卡斯還是需要他的正妻,主教要是隨便破壞人家家庭就變成在害人了,所以主教只能很卑微地當一個不能見光的代理孕母幫人生生小孩就滿足了,雖然他其實是想當個全套的賢妻良母,但因為不可能有人娶他,所以最低限度就只能幫人解決性慾跟幫生小孩,再多沒有了。

之前詛咒機構系列的戴夫也是同樣概念的主角,戴夫比起主教又是一個處境跟我更貼近的角色,他ㄧ個人住在孤島上、照顧一堆沒人喜歡的觸手生物、一有人來就想把他做成觸手,但實際戰力又不強,很容易被暴打;對應我本人我覺得可以這樣解釋:戴夫照顧的那些怪物=我個人的自HIGH創作們,會喜歡我作品、想把它們買回家的人很少,所以就只有我在養它們,而我也不是什麼大大,實力不夠強,所以容易被真正的大大打趴在地上。

詛咒機構系列有一個現在看來與現實並不符的部份,就是普魯托A.K.A葛溫這個角色,他很可能是我理想中的西米,但西米實際上是像薛利那樣很容易幼兒化哭哭的類型,所以葛溫的個性是西米當初裝出來讓我誤以為的那個樣子:很強很厲害,能暴打教訓戴夫一頓的真大大;但西米實際上是薛利,一個裝得很帥氣但很軟弱很容易被惡龍迷惑墮落,還擅自毀掉一整個國家的暴怒廚,他不是真大大,連戴夫這個遜砲機器人都能教訓他;雖然葛溫也是參考西米所創的角色,但葛溫是我理想版的西米,真正的西米並不是那個樣子。

而從戴夫到主教,我覺得我的主角雖然核心內容相同,但還是有些許改變(或成長?)的,戴夫的定位基本上還是反派,有中二病沒有醫好的成份,但主教就沒有戴夫那種假會又自戀的特質;我想這跟我現實中的心境是有所對應的,詛咒機構系列之所以畫到一半還沒結局,又突然畫起主教,因為戴夫已經不能代表我現在的心境,現在的我心境上跟主教是比較接近的,所以先跳過來畫他,等於是記錄我現在的人生階段,之後當然還會再回去幫戴夫收尾,只是之後的戴夫個性也會有所改變,可能不會再像一開始那麼自戀中二病,而是會變成一個比較像主教,或許也比較坦率一點的角色。

而其他目前斷尾中的故事,像是傲慢與偏見與克蘇魯天上姬,因為它們暫時跟我現在的心境是不能對應的,所以只好先放著,把一些現在人生進行式的故事畫完,之後再回去畫那些故事,雖然以我現在的能力我完全沒有辦法確定何時能連載再開,但只要現在畫的故事進度不是完全沒有在動,應該有一天可以回去補坑的吧,大概。

再來談談路卡斯這角色,先前已經提過,路卡斯的外型是參考永咒傳奇的德古拉,但角色定位本身在本篇中就變成侑斗了(?!),上面說了,主教完全是對應我本人,而主教殺了他妹妹=我跟西米ㄘㄟˋ這件事,主教如果從了妹妹就是亂倫,所以這反映的是我跟西米混本來就是不健康的關係;雖然包括西米在內,我也把其他我認為已經變成病態的友誼關係都斬了,但我實際上也還是會有軟弱的時候想要討拍一下,而侑斗目前是唯一會給拍但不想太依賴我、我也不想太依賴他的朋友,其他那些被我疏遠的病態友們,不是會嫉妒我跟別的朋友好,就是我會嫉妒他跟別的朋友好,總之都不是健康的交友關係。

路卡斯的定位也是這樣的,他跟主教算是各取所需,但各自也都不能徹底滿足對方的需求,他不可能娶主教,而主教也不會嫁給他,因為兩個人都知道自己不是對方的Mr. Right,所以也就不會在這樣的關係中寄望什麼,儘管這篇漫畫看起來可能很閃,但我不認為這兩個角色算得上是愛情關係,雖然我之前拿去貼DA湯不熱時有一堆腐女想知道這對的後續,但對我來說這兩個根本連配對都不是,就只是恩客跟婊子而已,套句達西先生的說法,女人就是想像力十足,才只是有點好感而已就會直接跳到結婚的結論去;腐女還是醒醒吧。

而主教過去曾是國王,路卡斯以前崇拜過他的的設定也一樣可以對應現實,侑斗很久以前也是我的小粉絲,而我以前是個狂氣a同人女,在自己的噗浪同溫層小圈圈裡面作威作福,魚肉鄉民(好啦其實沒有魚肉到),就像是一個山大王似的,但現在基本上算是做人失敗,眾叛親離,所以國王現在不是國王了,變得很卑微只能跟當年留下的少數小粉絲取暖,而且還要警惕不能太沉浸在取暖層裡,不然又會再造出第二個布倫希爾德的悲劇。

我覺得戴夫跟主教這兩個角色都有個共通點就是,他們都是婊子,只是一個不收錢,一個會收錢,但我又說他們都是代表我的角色,航母處女把自己畫成男娼是否搞錯了什麼,我想這是因為我平常也是會畫A圖的,雖然不是本人給幹但也算是用創作幫大家打手槍,可能我以前年紀小比較假掰,所以創的本人代入型主角都是假掰型像卡兒、莫瑞那種角色,明明有官配還要在那邊故作姿態;現在則是個對人生已經沒有太多希望的三十路老女人,所以主角都直接創成會主動幫大家打手槍的婊子,因為人生三十載連男森的手都沒有摸過,連在漫畫裡都幹不到男人也太慘了,這就是為什麼我的主角會突然從假掰型變成婊子型的原因,畢竟人生苦短,曖昧搞那麼久真的沒什麼意義。

之前說過,邊緣人畫的故事一定也很無聊,因為創作一定都是畫自己,以上自爆了一大堆大家看了一定也覺得我的漫畫超恐怖的,根本就是喪女自HIGH妄想集,明明說過不想再自HIGH了,要以大家覺得有趣的方向來創作,可是這些自HIGH作畫都畫了總不能斷尾,所以我打算邊畫邊盡量思考能不能修正得有趣一點,或是趕快把它收尾收一收算了,總之要為自己一直以來的自HIGH人生收拾殘局是我接下來最大的課題= =

留言

★您的贊助是我更新的動力❤大大好人一生平安✌(◐Д◑)✌

★隨機文章(踩雷區)

★超人氣文章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