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nnifer & Bishop】純情女警俏男妓〈4-2〉Wicked Angel※下集



本集主教新增烏鴉嘴技能。

前集回顧 » [純情女警俏男妓1~2話] [3話] / [主教故事1話] [2話] / [純情女警俏男妓4-1話]


✧ ✧ ✧















































✧ ✧ ✧


▼ 本系列也更新在 ▼
Patreon | DeviantArt | Tumblr | Pixiv | Facebook | Twitter | Instagram





✨ 點此贊助$5下載原寸版 ✨





✧ ✧ ✧






描自己的圖超爽的勒~雷~不過風衣版有偷修一下臉型跟身形所以好像比較帥。

本章是珍妮佛跟主教的邂逅篇,然後因為有人問,所以也想說明一下主教明明以前是會屠怪的國王,但後來卻弱到會被小兵強暴的原因,原因就是他失去了+9專武破魔劍,變成非人種之後,拿著破魔劍會損血,大概就是這樣~(解釋了什麼)

本篇也終於正式揭曉主教的本名,對他也叫齊格,跟一卡車的ACG角色撞名,基本上是因為他的自肥來源角本來就叫齊格蒙德,所以肥過來也沒改就對了,不過我後來查了一下齊格蒙德這名字的原典故是齊格的爸爸,而且他的故事好像跟齊格差很多,算了不重要。

順說齊格爾的拼法是Sigurd,這名字跟大家熟知的齊格飛(Siegfried)在北歐神話的原典故中是同一人物,所以其實叫他齊格或齊格飛都可以(?)

其他梗方面,關於鱗蟲,如果你直接姑狗這個詞會找到真的蟲,不推薦怕蟲的人去搜尋,本篇漫畫出現的怪物原名是拼作Lindworm,維基是音譯成林德蟲,不過中文的鱗蟲也有龍的意思,所以我覺得翻成鱗蟲比較適合;Lindworm的基本形象是無翼的蛇形怪物,無足或者只有兩支前足,也有會畫成四足的但腿很短,有些雕刻或畫像會給牠加上裝飾用的翅膀,小到一看就知道飛不起來的樣,長相細節因作者而異,但大致上Lindworm比起大家熟知的噴火飛龍形象,整體更接近細長的蛇,就算是長得比較肥(?),也通常是匍匐在地面,類似蛇形爬蟲的形象。



(奧地利克拉根福的一座Lindworm噴泉,建於16世紀)

關於這噴泉,據說鱗蟲的頭部參考了當時挖到的一個披毛犀頭骨,不過那是16世紀,挖到的人八成不知道那是尛,對當時的人來說,挖到這種古生物肯定會覺得天哪這裡真的有怪物ㄝ!很多神話生物的故事可能就是從這些古生物遺跡發想而來,順說披毛犀的現代近親是蘇門答臘犀牛,這是牠們的照片:



對比上面的噴泉雕像其實可以看得出來頭部特徵滿像的,所以Lindworm其實是犀牛來著。

當然Lindworm並不是犀牛啦,只是克拉根福的那座噴泉雕刻的時候參考了當時出土的犀牛頭骨,當時的人肯定不知道那是犀牛,但相信當地有巨龍出沒的傳說,於是就這麼拼湊上去了,至於Lindworm本身,因為字根跟語源都是蛇的意思,所以Lindworm的原型可能就是比較大隻的蛇而已。

而不只西方語言有這種蟲蛇龍不分的名詞,中文也有這情形,中文的鱗蟲是泛指一切身上有鱗片的生物,所以不只是龍跟蛇,魚也可以算在內,如果你去看一些古代的文言文,很容易就能發現中文裡面這些字詞都是混用的,這是因為古代的字比較少,所以一個字會拿來泛指很多東西,隨著時代演進,人類使用的語言愈來愈複雜,有些字被拿去負責某些特定的東西,那原來的崗位就沒人了,所以就把這個字加上一個字旁,變成一個新字,然後讓他去負責沒人的那個單位。

關於西方鱗蟲的傳說,北歐神話齊格飛砍的那隻法夫納,就是一隻鱗蟲,跟現代一般對於屠龍神話的想像不同,法夫納是一隻吐著毒氣,躲在陰濕洞穴裡的巨大爬蟲,可以想像應該是長得非常噁心巴拉,搞不好身上還佈滿黏液,不是那種會飛很帥氣的噴火龍;基本上北歐神話裡面出現的龍幾乎都是鱗蟲或海蛇類,會飛會噴火的那種飛龍並不是北歐系的產物。

挪威童話中還有個關於鱗蟲王子(Prince Lindworm)的故事,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對恩愛的國王跟王后,但他們沒有子嗣,為此苦惱的王后遇到一個女巫,女巫告訴她只要在日落時,將一個水杯放在花園西北方,隔天日出時將水杯舉起,就會看到底下有一朵紅玫瑰與白玫瑰,吃下紅玫瑰會生下王子,吃白玫瑰則會生下公主,但絕不能同時吃下兩朵;王后照做了,但卻因為貪心而吃下兩朵玫瑰,最後生下一對雙胞胎王子,弟弟活潑又可愛,哥哥卻是一隻醜不拉嘰的鱗蟲。

隨著時間流逝,兄弟倆都長到娶親的年紀,哥哥堅持必須要先娶老婆才能讓弟弟娶,國王為大兒子找來了一位公主嫁給他,但公主根本不可能喜歡一隻鱗蟲,於是鱗蟲王子就把公主給吃了,之後國王又找了一位公主,但下場還是一樣,失去了兩位公主,再也沒人敢把公主嫁過來,最後國王找到了一位牧羊女,牧羊女聽從了女巫的建議,在嫁給鱗蟲王子時穿上了幾十件衣服,當夜王子要求她脫下衣服,但牧羊女堅持要王子脫下一層外皮她才會跟著脫一件,王子不得不照辦,脫到最後王子褪去了鱗蟲的外皮,變成一個俊美的青年,詛咒解除了,從此大家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被吃掉的公主:幹……幫復)

另一個鱗蟲故事則是英格蘭傳說,這是一個比較有十字教色彩的故事,相傳在在中世紀的威爾河(River Wear)一帶有鱗蟲肆虐,起因是當地望族蘭頓(Lampton)家的繼承人約翰年輕時遊手好閒,不上教會整天去威爾河釣魚,被一個路過的老人痛罵,約翰不以為意,把釣魚釣到的東西隨手丟到井裡,然後就把這事拋到腦後。

後來約翰去打仗了,打仗期間他丟到井裡的生物越變越大隻,最後變成吐著毒氣的巨大鱗蟲,從井裡跑出來,造成當地嚴重危害,約翰的爸爸必須每天準備許多牲畜供牠吃食,以免鱗蟲跑去禍害附近村民,久而久之家裡變得越來越窮。

幾年後約翰打完仗回來,發現家園竟然變得那麼悽慘,於是為了彌補年輕時代犯下的錯誤,便決定去討伐鱗蟲,由於在此之前早已有很多自告奮勇的村民打怪不成反被食,於是約翰決定去請教一位女巫如何打敗鱗蟲,女巫告訴他必須準備一副覆滿尖刺的盔甲,並且只能在威爾河中與其作戰,一旦打死了鱗蟲,必須在接下來殺死第一個遇見的活物,否則家族將會有九代受到鱗蟲的詛咒,皆會死於非命,無法安寧地躺在自己的床上善終。

於是約翰聽從女巫的指示,準備好盔甲,並與父親約定當他得勝後,他會吹三次號角,這時父親要放出獵犬到他身邊讓他殺死;之後約翰出發去討伐鱗蟲,鱗蟲在打鬥中被他的尖刺盔甲撕成碎片,流入威爾河中,約翰吹響勝利的號角,但父親聽到信號後,高興地忘了約定,在放出獵犬前便奔向兒子,約翰不忍心下手殺死父親,於是家族便受到鱗蟲的詛咒。

而蘭頓家族是實際存在於英格蘭的家族,他們家剛好有幾代繼承人是死於非命,所以導致這個傳說故事在當地廣泛流傳。

喇賽完鱗蟲梗,接下來又到我們藍色窗簾的時間惹~登登~~♪

之前在主教故事系列講過,主教這個角色有很強的夫子自道色彩,基本上就是給我本人代入用,是個水仙化身,而之所以老用男角來當水仙化身,而很少用女角來當,是因為32歲人生敗組老處女油腐很難有足夠的自我感覺良好成份,去幻想自己是個二次元美少女;但也不想畫個醜女給自己代入,一來是太可悲,二來是沒市場,所以把水仙化身畫成娘砲帥哥是個比較皆大歡喜的折衷方案;但即使主角的外表是男的,他的意義上仍然是女性角色,這聽起來有點玄,也就是說在我的故事裡,女角是女的,男角也還是女的。怎樣怕了吧!

很簡單,因為我的男角都會懷孕,所以他們絕對不是什麼嚴格定義上的男性角色,用生理特性來分的話他們等於是有一隻腳跨在女角範疇,再加上我總是用男角來當作者代言人,所以我等於都是用男角的設定去講女人的故事,每個男主的身上都會有很強的女性象徵跟隱喻或明喻

這次的故事,乍看很像是個英勇男性從惡龍手中拯救女性的超大男人父權作,但你若這麼想就是TOO YOUNG TOO SIMPLE;這篇其實很明顯就是講主教早就不算男人了,因為他失去了聖劍,用佛洛伊德的方式來講,就是他被去勢了,他不但聖劍沒了,本作中還砍了一隻又長又粗的巨大鱗蟲,簡直是把他的男性象徵砍得乾乾淨淨。

所以我覺得這篇就跟之前的長篇故事一樣,很明顯都在演我的心理狀態,基本上就是一個男人婆作者努力想讓自己變得更女人味一點,以前也許可以把自己女的當男人用,但現在我不願意再被任何女森當成帥T看待,這一點反映在主教身上,就變成他過去是一個屠龍者英雄王,曾經是一個MAN到不能再MAN的,但後來變成非人種妖物後,女性意識跟女性特徵都出現,所以男性象徵的聖劍沒了,聖劍碰到他還會把他弄流血,而隱藏在地底下還剩餘的一點點男性意識(大鱗蟲)也得屠掉。

這可以解釋為什麼鱗蟲的藏身處正好是在主教工作地點的正下方,因為鱗蟲代表的意義是主角剩餘的男性意識,鱗蟲被砍成兩半後,主教下面就只有一條又暗又濕的水道而已,雖然這篇乍看是個全年齡向,但其實整篇都跟性意識有關,就是講主角自宮變成女人的故事,你現在肯定覺得他媽的我看了什麼。

而自從意識到我的男主多半都是代表我本人後,現在就算覺得自己把男主畫得還不錯,也很懶得上網ㄛㄛ叫發花癡了,因為對著自己的二次元化身發情他瑪的有夠空虛,就好像是一個醜女在那邊攬鏡自憐,覺得自己是全世界最美的,但旁邊人都不這麼認為,只是因為吐槽醜女不知道會受到怎樣的報復,所以不敢吐槽而已,想想有夠可悲。

主教不算男人這一點,其實看珍妮佛也很明顯,看到珍妮佛那副巨乳不汲汲營營當然不是男人,還有就是,這篇的調性其實很不油腐,因為有大胸的女主角,雖然就象徵意義上來看,是在講主角精神上去勢變成女人,但從表面上來看,這篇就是個刷潮指數男主屠龍救美女的冒險故事,所以主教這角色爭取的對象客群,變得不針對腐女了,因為若要針對腐女,只要讓兩個男人在那邊很少女心地談戀愛跟%%%就好,一個偏向冒險與男主英勇打怪的故事,客群當然是比較接近男的,也就是說這篇故事中的主教不但精神意義上更偏向女角,他的表現也有背叛油腐的趨勢,我不當油腐啦JOJO!

現在還有個問題是,珍妮佛一開始是設定為主教的官配,但主教現在已經各種意義上都算是女人了,只有看起來像男的而已,所以如果要畫他們在一起就會變得很百合,雖然百合也是挺受歡迎的(?),但我因為個人因素所以我現在很討厭百合,要我畫百合我是萬般不情願的,也因此我認為這官配暫時可以放置PLAY;對我來說,這篇的珍妮佛比較像是我理想中的普通朋友,因為我就跟主教一樣只會窩在我的巢穴,所以珍妮佛這種會硬拉著人跑去探險的個性我並不討厭,我後來想到我媽(RIP)就是類似這個性,他會很一時興起就說要去哪裡玩,然後把我們拉出門,完全沒有任何的事前規畫,所以經常會變成狗屎爛出遊,但因為我自己一個人的話我根本懶得去任何地方,所以有一個會很主動說要去哪裡哪裡的人在旁邊我是覺得不錯,雖然行程很爛的話我會碎碎唸,但是我會樂意跟這種朋友出門,不過現實是我沒有這種朋友。

珍妮佛還有個特徵是他會嗆主教,說他心靈扭曲(事實上沒說錯),我一直滿嚮往這種可以互相吐槽的友誼,很遺憾從小到大我身邊都沒這種朋友,我在想是不是女人的社群中比較難出現這種友誼,感覺女生的友情就是搞百合互喊老婆,如果要嗆的話都一定是那種報復型的嗆,擺明就是要撕破臉,沒有那種無害的、像相聲一樣互損但又不傷感情的吐槽,也許其他女人有這種朋友啦,但我沒見過就對了。

這一篇的珍妮佛與主教之間是對等的普通朋友,珍妮佛雖然一直被主教罵智障,但他其實有敏銳的成份在,不是真的胸大無腦,他可以在第一時間讓主教避開危險,之後在得知主教就是他從小崇拜的人,也能很快理解主教為什麼不能再當他憧憬的英雄,他在認識了主教後就不再崇拜他了,因為崇拜是離理解最遠的感情,如果他繼續崇拜主教,那他跟主教就不可能成為對等的朋友。

當然我可以想像,對CP廚來說,這篇的珍妮佛&主教所有互動看起來都像放閃,這就是為什麼CP廚惹人嫌的原因,雖然也有句話叫作者已死啦,漫畫畫出來會被怎麼解讀都是無法阻止的,所以我也懶得管大家要不要把珍妮佛跟主教看成CP,目前來說,我暫時不覺得他們之間有發展可能就是了,因為我不打算畫百合,所以在珍妮佛找到可以變成男人的方法之前,主教是不會理他的,前一篇主教故事裡,主教就說他只想當男人的老婆,為男人生小孩,所以珍妮佛沒有要性轉的話,就是門都沒有。

用比較簡單比較不那麼身份政治的說法就是,珍妮佛跟主教就是一個直女跟基佬的友情,雖然女方有那意思,但男方並不給追,大概就是這種乍看很傻白甜,但實際上卻毫無指望的故事,作者的心靈果然很扭曲。

當然要解套也不難啦,因為我的世界觀都是奇幻設定,所以去找個吸血鬼什麼的來把珍妮佛咬一咬,把他變妖怪之後就可以自體性轉了,但因為我所有故事的發展都是跟著我現實本人的處境在跑的,所以在我本人變成現充之前,主教不太可能會有什麼幸福美滿的發展,除非我找到新的代表我的主角,主教不能代言我了,那我才會把主教的故事線收掉,就像去年代言我的是戴夫,今年我的心境有變,戴夫的性格變得跟我現在有差異了,所以今年最新阿冥代言人就變成主教,大概這邏輯。

說到戴夫,因為他的故事一直沒賣點,人氣救不起來,所以目前我打算把他的後續砍到只剩一篇完結篇,快刀斬亂麻!我後來想想畢竟戴夫本來就是自肥異形的大衛,而異形聖約票房爛到不會有續集了,所以戴夫有一樣的下場是很正常,最近重看了普羅跟聖約,森森覺得雷利史考特關注的重點根本不是異形,而是人造人,但以大眾角度來看,人造人跟異形比根本就不夠炫砲,大家想看的是更多長相跟能力都超潮超炫砲超強的異形,然後人類方帥氣地把異形打掛的故事,變成探討人造人對人類主子造反的故事就整個都很無聊,大家要看的是異形,不是要看這種克蘇魯風格的降san故事。

但我卻很喜歡這種降san感,所以畫了戴夫系列,然而以同樣概念而來的致敬作當然人氣也只會爆死而已,我之前想過戴夫的故事要怎麼救,應該就是要比照異形2那樣,把重點放到詛咒機構中千奇百怪的怪物,而不是將重點放在戴夫身上,但後來想想,我對怪物根本沒愛好嗎,我唯一關注的就只有戴夫而已,如果硬去畫怪物為主,戴夫變成陪襯的故事,那就等於是我變成配角了,我才不幹,但戴夫的故事繼續畫下去票房也只會爆死而已,我所有故事都是畫我自己,當然戴夫也是,可是戴夫形態的我並不受歡迎,繼續硬要畫也只是傷感情,既然如此只好想個結局把他收掉算了。

至於主教,雖然他的行為表現一樣是基於我的性格,但是他有一兩篇故事比較受歡迎一點,戴夫漫畫貼在DA湯不熱的收藏數都是個位數居多,主教漫畫算少數有破百的,他跟戴夫比起來,相對比較有希望受到世人喜愛,這有點像是決定自己今天要怎樣出門,以戴夫型態出門沒啥正評,然後發現主教型態好像比較受歡迎一點,所以再堅持要以戴夫型態示人,就會變成很像是硬要以不修邊幅醜女貌出門,還指望大家會喜歡。

戴夫跟主教為什麼會有這種討喜度差異,我目前GET到的大概是以下幾點:首先戴夫是反派,反派當主角本來就很難討喜,當然我們知道有很多經典反派主角,例如漢尼拔,可是漢尼拔電視劇都腰斬了你能說什麼,雖然讓漢尼拔爆紅的是沉默的羔羊才對,但沉默的羔羊主角是史妲琳,漢尼拔的定位是一個有邪惡色彩的助拳人──沒錯,他是反派,可是他不是該片的主要反派,他的定位是幫助主角抓壞人的給提示小幫手,只是他不是好人而已;後面的續作跟衍生作例如人魔紅龍人魔崛起雙面人魔那些為什麼很普,甚至有些根本糞作,就是因為那些是把反派扶正變主角的故事(紅龍除外,紅龍只是把主角換成男的再跑一次沉默的羔羊的劇情,所以無法超越沉默的羔羊),反派的價值觀跟一般現實大眾是相反的,不然也不會變反派了,所以讓反派當主角就是等著爆死,沒有第二句話,長得再帥再有魅力都一樣,只靠迷戀男色的迷妹跟油腐撐不起票房的,不然漢尼拔電視劇主角那麼帥怎麼會腰斬。(是要鞭屍幾次)

而戴夫就是個反派,他的價值觀跟普世價值相反,這樣的角色當主角本來就很難讓人有共鳴,除非他能有一些討好服務讀者的附加價值,例如他如果賣色、賣男孕,那就還有一些只想看色的人會買單,可是戴夫這方面的服務是不夠的,他的形象太過於假掰,以至於他賣色只賣半套,大家看了覺得蛤我褲子都脫了結果什麼都看不到,所以他人氣就會比主教差,因為主教的男孕膨腹畫面在漫畫中都有清楚畫出來,不像戴夫只是在那邊晃點大家,在這一點上主教看起來就比他有誠意多。

另外就是,主教不是反派,雖然性格還是有憤世傾向,但他依然比戴夫這個反社會人格有優勢,而且他能演的東西比戴夫多,戴夫的活動範圍就只有詛咒機構,會來他家的就那幾個人,主教演古裝演現代都可以,而且他可以演賣色賣男孕的故事,也可以演跟珍妮佛看似直向互動的故事,泛用性比戴夫廣太多,戴夫是要怎麼贏。

戴夫的特色就是假掰,所以他很難像主教那樣去做討好大家的事情,我也知道為什麼這些角色會被設定成這樣,因為戴夫會那麼假掰就是因為當時創他的我本人是假掰的,想要受到喜愛卻又一副不願紆尊降貴的死樣子,而現在畫的主教比較沒那麼假掰,則是因為我現在的重心就是想努力變成一個受歡迎的人,為了找到正確的方向,實在沒有那個美國時間在那邊裝腔作態。

戴夫那種裝模作樣的德性,現在看來很像是拒絕長大的小孩,自以為只要裝得很行就是了不起的大人了,但實際上卻是紙老虎一摸就倒;主教整體上就比較有那種被社會折磨到整個眼神死的社畜氣質,毫無夢想與希望,我想這代表他是比戴夫成熟的(根據在哪),從戴夫到主教,我們看到作者本人思想的演進史。(是嗎)



留言

⭐您的贊助是我更新的動力💗大大好人一生平安✌(◐Д◑)✌